來自安藤忠雄的邀請,走進草間彌生的自戀庭園-瀨戶內直島倍樂生之家的全新藝術場域「山谷畫廊」

 「走進、離開,安藤忠雄的建築」是在瀨戶內直島上不斷經歷的事,然而,這卻充滿了莫名吸引力,即使一再地重複也依舊迷人,非常神奇。

闊別多年再訪直島正是因為山谷畫廊ValleyGallery與杉本博司-時之迴廊,這是直島倍樂生之家在2022年3月,瀨戶內國際藝術季全新開幕的兩座藝術場域。

photo by SOL.

山谷畫廊及自然本身

我們走在山谷小路,爬上緩坡,回望後才發現,原來早已身在畫廊之中。如果說直島的「地中美術館」是與自然共生的建築,那麼「山谷畫廊」就是自然本身了。

建築師安藤忠雄(TadaoAndo)在直島上的第九座建築,以山谷地景為主體,順應四季變化的裝置藝術作品,跳脫了傳統美術館的印象,滲透自然,成為一座沉浸式的藝術裝置。

「山谷畫廊」位於「倍樂生之家-海灘」(BenesseHouseBeach)、「倍樂生之家-橢圓形場」(BenesseHouseOval)、「倍樂生之家-美術館」(BenesseHouseMuseum)之間的山谷地帶,相鄰著「李宇煥美術館」,安藤忠雄選在直島最偏遠、具挑戰的地點,建構了一座風格獨特的美術館。

作品、人與自然

 

Photo by SOL.

草間彌生《自戀庭園》(NarcissusGarden)

它們動也不動,彷彿在等待,當我們接近這些鏡面金屬球時,球面會反射出人影,收縮、放大過後的模樣,然而,就在目光和人影相遇時,球的立體感消失了,在視野中,它們就像是一顆顆閃耀的「銀色圓點」。

山谷畫廊的蜿蜒小徑,每個轉角、陡坡的另一邊,我們都在期待圓點出現,不知不覺地,進入一座被山丘、森林環繞的湖泊,水面散佈的金屬球,隨著風,浮動、碰觸著彼此,傳來低沉、規律的聲響,聽著,看著,圓球中無數個「我自己」,內心一片和諧。

1966年,未獲得「威尼斯雙年展」邀請的草間彌生,選在義大利館前的一塊草地,擺出1500顆銀色圓球,那天,被眾多圓球圍繞著的她,不間斷地,一個個將它們拋向空中...《自戀庭園》在2006年隨著「倍樂生之家」來到香川直島定居,經歷了57年的時光,依舊迷人。

湖岸邊坐著一群仰望天空的地藏菩薩,他們和金屬圓球從2006年就一起守護著直島至今,和勳的陽光,讓周圍的也顯得安詳。

八十八尊佛像-《爐渣佛像88》

當代藝術家「小澤剛」(TsuyoshiOzawa)的繪畫、攝影、影像和裝置藝術,總是幽默,且深刻地評論著歷史與社會,其實,他是第一批關心「氣候暖化」與「永續環境」的日本藝術家。

以豐島工業廢棄物為材料,重新製成的八十八尊佛像,用不同的顏色、裂縫紋理和圖案,記載著瀨戶內海的光與影,從經歷了日本最嚴重的「豐島產廢事件」,一路蛻變成當地居民、福武總一郎(SoichiroFukutake)心中「自然、建築與藝術共生」的永續之島。

《爐渣佛像88》(SlagBuddha88)在山谷畫廊,一場「環境永續」的反思與冥想。

金屬不鏽鋼球,圓點之家。

在「山谷畫廊」深處有一個地方,鏡面金屬球聚集著,休息、睡著,一切安安靜靜,那裡是它們的家。

安藤忠雄拉長了展覽動線,讓觀者思考的時間增加,最後,再將千思萬想收進一個建築空間,傾斜的天窗引入了自然光,光影落在清水混凝土牆,抹去多餘元素,在這三角形的幾何空間,只留下了季節與時間。

我們的世界

在我們回程時,山谷傳來了波卡圓點公主的迴響,草間彌生在落選生涯中最重要的展覽後,她宣告了《自戀庭園》的誕生,從那一刻起,人們的視野裡出現了像夢一樣的景色,直到今天仍奮力生長著,提醒著我們,無論世界偏離了多少,別忘了,還有愛、和平以及自己。

山谷畫廊

Valley Gallery

開館時間:

9:30 ~ 16:00(最終入館15:30)

參觀價格:包含於 Benesse House museum 門票中 (1300日圓)


Share this post

你可能也會喜歡

 到日本燒鳥店如何點餐?

2024 全球最佳滑雪勝地 

記憶的瞬間,杉本博司「時之迴廊」(下)

Join Our Newslet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