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憶的瞬間,杉本博司「時之迴廊」(上)

沿著直島緩緩上升的地平線,隱匿於山腰的清水模,一座佈滿植披的灰白色遺跡,守門人對我們說:歡迎來到「時之迴廊」,這是「最後的現代主義者」–杉本博司 收藏「記憶」的地方。

 在直島的沙灘立好腳踏車,伴隨瀨戶內海的海浪聲,草間彌生的「黃南瓜」如往昔般熱鬧,我們悄悄地進入一旁的「倍樂生之家園區-東門」。

走在這條海濱小徑的時候,我想到「黃南瓜」以前曾因為颱風而掉入海中,那個時候還成為世界的大新聞,走著走著,我不時回頭望向黃南瓜,心想,不知道此時被人群重重包圍的她,會不會想起那天,乘風飛起,無畏地躍入大海的那一夜。

我們從海濱小徑一路來到「倍樂生之家-公園」的戶外展區,在入口處的松樹排列密集,像是在隱藏著什麼,凝視這些樹木的同時,似乎感覺自己也被某種東西注視著,細看之下,原來樹林間趴著兩隻色彩鮮艷的生物,正傻傻地與我們相望,目光來往之間,有一種童趣地氛圍,記得去打招呼,它們長的非常幽默。

KarelAppel"FrogandCat"看著被青蛙舉起的貓,一直覺得眼熟,後來搭船時才想到,啊~是「哆啦A夢」。

NikideSaintPhalle"Elephant"大象的腿上也有著草間彌生的「點點」元素。

 直島的倍樂生之家旅館一共有四間,分別是「美術館Museum」、「橢圓形場Oval」、「公園Park」、「海灘Beach」,建築師安藤忠雄將自然、藝術和建築融合,每間旅館以不同的形式和島嶼共生,保留了自然環境的特徵,隨著季節永續地變遷著。

可以的話,在直島住一晚,體驗與白天完全不同的面貌,感受瀨戶內海諸島在夜裡的共鳴,去拜訪那顆在月光下獨自沉思的「黃南瓜」吧。

旅館各自有著遺世獨立的蒐藏品,這是「福武總一郎」先生對於Benesse Art Site的初衷,而代號「公園」正是《杉本博司-時之迴廊》的所在之處,這裡更進一步促成了位於小田原市的「江之浦測候所」,是一個可以理解杉本博司創作原點的地方。

藝廊過去僅供住宿的旅客參觀,自2022年瀨戶內國際藝術季,倍樂生之家開始對所有旅客開放,在網路預約後便可至櫃台取票。

準備走下樓參觀時,服務人員提醒我們「請記得用門票換取一份和菓子」,因為這個小確幸,一整天下來心情都好愉悅,想像,在邂逅了杉本博司充滿反思的攝影、雕塑與建築作品之後,能坐下來,讓熱茶與甜點將一切回歸單純,這不就是一種簡單美好的生活哲學嗎。

 《海景》Seascapes

「這是我童年最早的記憶,在看見海的那一瞬間,我意識到了「我是誰?」,而我的人生就從這個特定的時刻開始了。」-杉本博司

現代主義(Moder-nism)-強調著「自我表達」和「反傳統」的藝術運動,在《泰晤士報》(TheTimes)「20世紀最偉大藝術家排行榜」之中「杉本博司」是唯一在世的日本攝影師,他的作品帶入東西方史學、哲學和美學,更進一步涉略了建築學,被譽為「最後的現代主義者」。

畫框裡的黑與白,走近發現了天空,細看才知道是大海,我凝望著中央的海平線,身體似乎能隨著波浪搖曳,霧氣輕拂海面,漸漸地,肌膚也感受到濕氣,空靈,像是獨自站在海上,很安靜,時間彷彿回到了好久以前。

 《松林圖》Pine Trees

每次都覺得安藤忠雄的建築空間像是一座古老的迷宮,記得我們當天繞了展覽室一圈又一圈,一回頭,才發現這幅以日式屏風呈現的攝影作品,就悄悄地在身邊,因為展覽室一片幽暗,加上漆黑,輪廓模糊的松樹,然而,就在這迷茫之間,一切似乎又充滿了大自然的靈性。

冬天依然能長出綠葉的松樹,在日本被象徵為「長壽」和「貞操」,而松樹的日語「まつ」與「等待」的「待つ」發音相同,使得松樹在日本也被視為「等待神明降臨的樹」,而杉本博司的《松林圖》拍攝於東京都的「皇居」,為這幅作品又增添了一層特別的意義。

杉本博司以黑白攝影致敬日本國寶-長谷川等伯(Tohaku’sShorinzu)《松林圖屏風》。

 《直島護王神社》Go’o Shrine : Appropriate Proportion 

攝影哲學家跨界至建築的第一個作品,直島家計劃「護王神社」的等比例模型,一下樓就能看見作品,相同的光學玻璃階梯,連結著上、下兩個世界,而特別的是,參觀者繼續走,穿越黑暗的展覽室,一路來到懸掛《海景》的空間,動線與直島東方的神社本尊呼應,更連結了遠在小田原市的「江之浦測候所」。 

當從神社、小田園市參訪後再來到「時之迴廊」,以全知視角觀看神社的全貌,無疑地更能體會出杉本博司跳脫天地之間的構想。 

《光之棺》Church of the Light

黑暗中「光之教會」懸浮在牆上,面對面照耀著「紐約世貿中心」,站在兩幅畫之間,讓我想起好幾年前,曾獨自去過這兩個地方,那時的記憶瞬間從心底連結起來,充滿了深深的感觸,我想,杉本博司用了一種最理性的溫柔,呈現了關於這個世界中,生與死的人生哲學。

「建築」誕生於最初的意識中,僅是建築師剎那之間的模糊印象,《時之迴廊》收藏了「聖本尼迪克特教堂」(St.BenedictChapel)、「廊香教堂」(ChapelleNotreDameduHaut)、「大阪茨木春日丘教會」(ChurchoftheLight)、「紐約世貿中心」(WorldTradeCenter)最初的記憶,安藤忠雄引入了自然光線,為它們賦予了一道神聖的氣息。

杉本博司藝廊:時之迴廊

Hiroshi Sugimoto Gallery: Time Corridors

開館時間:

1:00 a.m. to 3:00 p.m. (入場截止 2:00 p.m.)

休館日:全年無休
開館日日曆

參觀價格:1,500日元 (含茶點)
※15歲以下與旅館倍樂生之家旅館住戶免費

預約:個人參觀預約請點擊這裡

倍樂生之家旅館住宿免預約

Share this post

你可能也會喜歡

東京數位藝術新地標,在麻布台之丘體驗一場無界之旅:teamLab Borderless

遇見美好的秋日京都祇園-如藝廊般的極簡甜點 [ 白 HAKU ]

 日本高松的神秘小酒館「BAR 足袋」

韓國首爾 Audeum 音頻博物館的靜謐之旅

丹麥哥本哈根 「3 Days of Design」北歐設計的未來-2024永續指南 

「 北歐新景點 」由穀倉蛻變而成的挪威藝術博物館 Kunstsilo

Join Our Newsletter